就是这么一个清新脱俗放荡不羁的冷cp爱好者!!但是本命是楚路是绝对不会变的!!不吃恺楚也是绝对不会变的!!20170211沉迷阴阳师中

【野尘】坑了的段子要啥标题

十里霜红:

  RBT

  再看一遍真是雷死我了……真是惨不忍睹的黑历史……OTL


  

  已经是夏末了,池塘边聒噪了一个季节的蝉象是决心在秋风到来前变本加厉的叫嚣自己的存在,蝉鸣声连成一片,没有片刻停歇,有风吹过浓密的绿荫,树叶翻飞起伏有如云盖。

  午后的阳光洒在花澜苑池塘的波光粼粼上,漾出一圈又一圈的碎金浮沉,晃得坐在池边的少年伸手捂住了眼。

  现在已经不像盛夏那般炎热,下水有些骨冷了,少年也只是坐在池边百无聊赖的踩着水纳凉,只是他一边捂着眼一边往池塘中心透过指缝张望过去,脸上神色有几分不自觉的紧张,倒象是在担心什么怪物忽然从池中蹦出。

  哗啦啦水声作响。一个身影从水花中蹿出。

  不是怪兽,而是个和池边少年差不多年纪的男孩子。他只穿着一条中裤,精瘦的背脊上有水渍划下,髻已经被水流冲散了,马尾湿漉漉滴着水。他抹了把脸甩甩头,水滴就飞溅开来。

  他全身上下再无多余的装饰,只有脖颈上用红线串着一枚古朴森严、相对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来说全然不合拇指粗细的青铜扳指。

  水中的男孩子冲池边那个大声喊:“喂,阿苏勒,只摘到两个。”

  他举手大幅度的挥舞,朝对方示意,手里攥着两个莲蓬。

  莲花已经开败了,池面上有枯萎的花瓣掉落,飘在浮光跃金中悠悠然打着旋儿,隐约能看出它们开到极盛时的殷红色。再过一个月就降霜了,现在正是莲子最清香的时候,只可惜这两个霸占了池塘全部莲蓬的少年在盛夏中没给自己留下多少莲蓬等现在来采摘。

  

  姬野依然稳稳地浮在池塘中央踩水,他把右手的莲蓬冲吕归尘扔过去。莲蓬在空中划出一道弧度,堪堪落在吕归尘右前方。

  吕归尘先是伸手捞了个空,他眼睁睁看着莲蓬就要落入水中心中着急,匆忙间未经思考就前倾探手出去,不自觉竟然用上了息衍在讲武堂上教的捉流矢的技巧。不过莲蓬是捉住了,人却失了平衡,他竭力往回仰时已经滑落到池中,在水里上下起伏着扑腾开大朵大朵碧色的水花。

  姬野为自己这个小把戏略微得意,但他面上也不多表露,只唇边勾着一丝不仔细观察完全看不出来的狭促笑意,若是让昌夜看见他这个神情怕是要大吃一惊然后嚷嚷着太阳从西边出来了而后一路狂奔躲进姬夫人怀里。今天他轮休,就拉着吕归尘跑来这个池塘。吕归尘说自己最近身体不太好不敢下水陪姬野打水仗玩,姬野开始有些扫兴,摘了莲蓬后却心生一计,就这么把吕归尘诳下了水。

  但是……

  姬野皱起眉头。

  但是吕归尘在池边扑腾的样子怎么看怎么象是忘记该如何凫水了。

  姬野挠挠头,他把剩下的那个莲蓬叼在嘴里,埋头朝吕归尘的方向游去。

  

  吕归尘的游泳不太好,还是来东陆后才跟姬野学会的。北陆都是一眼望不到边的草原,偶尔现出一两个海子也不过齐腰深,而铁线河一年中有半年时间都在枯水,在他被虎豹骑护送着渡河南行的旅途中也是如此。

  如今他猝不及防间落水,一时间惶恐得忘了该怎么动作,只是下意识的扑打水面。

  

  姬野把吕归尘拉到水浅处才松手。

  吕归尘吸着鼻子咳嗽,他没呛过水,此时只觉得鼻腔一路到肺叶都难受得紧,每次呼吸时的异物感憋屈得厉害。姬野见他涨红了脸咳水,心里也有些发虚。

  “你这该不会是溺水吧。”姬野努力回忆自己从演义小说里看来的名词,最后从脑海里揪出这个词汇。

  吕归尘一边咳一边费力的问:“溺水?”

  “就是像你现在这样……”姬野说,“唔,进了水,踹不过气来。”

  他猛然想起会有什么后果:“啊,会死人的。”

  吕归尘吓了一跳,咳得更厉害了。

  姬野开始挠着头转圈圈:“我想想有什么办法。我想想……”

  “有了”姬野一拍脑门,“书上说找个人渡气就好了。”

  “怎么渡气。”吕归尘听着这些自己完全不懂的词汇脑中全然是一片空白,如同听路夫子讲政典中规定的圣人言行。

  “嘴对嘴,吹气过去,你就没事了。”姬野说,“你把嘴张开。”

  吕归尘眨眨眼,也忘了咳嗽,就依着姬野的话张开了嘴。

  他看着姬野墨黑的瞳孔在眼前一点点放大,瞳孔深处一对小小的人影也越发清晰起来,那是自己的倒影。

  不知怎么就有几分紧张,几乎是下意识的,他闭上了眼睛。

  吕归尘左手扣住右手,不用摸脉他都都知道自己的血脉在加速着流动,心室的跳动越来越快越来越快,把全身的血液都压到了脸上。肩以下被水泡得微微发冷,但面颊上却火辣辣发烫。这时候他全然没意识到自己已经停住了咳水,却还能呼吸。

  其实姬野也紧张,他不知道这个从演义小说里看来的法子管不管用,只是本着救人一命的精神就决心一试,吕归尘僵在他面前,但他也是僵的,全身只有脖颈控制着头部一点点往前倾。

  直到他覆上吕归尘的唇瓣。

  吕归尘的唇瓣很软,但是姬野明显在碾压和辗转中描摹出了它的形状,那还是属于孩子的唇,边角有细软的绒毛,姬野开始摸索着往吕归尘嘴里吹气,但吕归尘被他吹得发痒想笑,无意识间就闭上了牙关后退半步。姬野来不及多想,他跟着踏前半步,在水面下伸手扣住了吕归尘的臂膀。这时他还在潜意识里模模糊糊惦记着自己这个举动的原始用意,但他们现在的距离太近了,超过了以往任何一个时刻,与此相对应的是两人都有些不知所措。

  姬野重新覆下去吻上吕归尘时两人都闭上了眼,在刚才那一触中他们都已经把之前的呛水事故抛到了九霄云外去。

  这是一个青涩得近乎天真的吻。只有唇瓣触碰着唇瓣,温软交换着温软。

  厮磨了一会儿,姬野终于在晕晕乎乎中回忆起了自己原本想要做什么,他松开吕归尘,后退半步讷讷地说:“阿苏勒,你没事了吧。”

  吕归尘觉得自己不难受了,他想姬野果然是对的,于是点点头。

  姬野就很开心。

  

  两人爬上了岸坐在池塘边的草地上,姬野从吕归尘手里接过莲蓬自顾自剥了起来,莲子微甜又带着清香,他往嘴里丢了几颗忽然觉得这个味道似曾相识。

  那是他刚才的触觉,那时候他还不知道这个举措叫亲吻,他只觉得吕归尘身上有清冽的气息,但是两人唇齿相接时又变成了些微的甜美。

  就像是这一池莲花,开败了也腻着丝丝缕缕的甜,混着夏末清爽的风,把他们牢牢裹挟在一起。

 

 

  -完-

评论
热度(44)
  1. 南淮无旧事十里霜红 转载了此文字
  2. 十里霜红 转载了此文字
  3. 谢晚亭十里霜红 转载了此文字

© 谢晚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