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么一个清新脱俗放荡不羁的冷cp爱好者!!但是本命是楚路是绝对不会变的!!不吃恺楚也是绝对不会变的!!20170211沉迷阴阳师中

【源路】一个电话

*如标题,源稚生x路明非。来自龙族三下的脑洞。写于一个狂风呼啸并且还没有写完寒假作业的夜晚。

*很久没看龙族了,所以情节上难免会有疏漏。但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成型了,只是一直没有写出来,就趁着今晚想写就赶快写出来了。

能够有一个可以一同分担的人是好事,不论是分担痛苦还是喜悦。

上直升机之前源稚生看到的那些来自人间的渺小的喜悦和痛苦,正是他一直所向往的。

平凡、宁静、简单。

他看到的,无论是谁,身边都有人陪伴,都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至少他们看起来都不是很孤独的样子。

如今他身边已没有了可以倾诉、可以分担自己情绪的对象了。

没有樱,没有绘梨衣,没有老爹,没有……弟弟。

赴死前的源稚生很无聊,无事可做,临死前是不是该回顾自己的一生?但是回忆前尘总会不可避免地触碰到一些禁区,所以还是免了。

这样想想其实一个人的一生其实挺简单的。

源稚生在这时瞥见了自己的手机。

对啊,人们在想要倾诉的时候,就会打电话,打给那个愿意听自己讲话的人。

他能够打给谁?

源稚生手机里的联系人很少,即使是他的私人电话,他手机里的内容还是乏善可陈。

源稚生记得自己前不久刚刚添加了一个号码。

这个号码是他从路明非买给绘梨衣的手机里找到的。

源稚生也不清楚自己为什么要添加路明非的手机号码。





手机忽然开始震动,把路明非吓了一跳。

是个陌生号码,而且是日本的号码。

路明非不知道日本是不是也有电信诈骗什么的,他犹豫着要不要接。

路明非认识的人不多,而且他们大部分都在外面战斗,谁会在这时候打电话给他?难道是绘梨衣吗?路明非终于还是接了那个电话。就算不是,在这冰冷的酒窖里有个人能唠嗑也还行。

“喂?啊那个,莫西莫西?”
“……路明非,是我,源稚生。”
“哦是象龟啊……”
电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源稚生问了一句:“路明非?”
他不知道电话那头的路明非拼命地捂着自己的嘴才没让自己叫出来。
“你真的是象龟?你打电话给我干什么?”路明非迅速地平静下来,问他。
这回轮到源稚生沉默了。
该怎么回答才好?总不能说自己想找个可以倾诉的人吧?
“你觉得鳗鱼饭好吃吗?”
“啊?鳗鱼饭?为什么是鳗鱼饭?你不是本地人吗你连这个都没吃过?问我?象龟你是不是被吓傻了?”路明非跟连珠炮似的。
“我想听听你对它的评价。”源稚生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评价啊……我想想……唔,对我来说的话,还可以啊。”
源稚生轻轻“哦”了一句。
“就这样?你没别的事了吗?”
“还有就是谢谢你。”
“谢……谢我什么?照顾绘梨衣吗?哦那也没什么,太客气了。”
源稚生没发现自己正在微笑,他安静地听着电话里那人絮絮叨叨地说话,这样就很好了。
“那就这样了,再见。”
“哦,再见。”
挂了电话之后,路明非还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个源稚生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地。
但是毋庸置疑地,路明非自己也有点放松了下来,不再这么紧张了。

评论(4)
热度(26)

© 谢晚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