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这么一个清新脱俗放荡不羁的冷cp爱好者!!但是本命是楚路是绝对不会变的!!不吃恺楚也是绝对不会变的!!20170211沉迷阴阳师中

saya:

叫我手贱选藏剑!叫我嘴贱让妹子选万花!

lost:

看到一个段子,忍不住放上来...

#安史之乱#我一直想活过这个乱世,却在天下大定之时开始后悔,后悔为什么没能在乱世中死去
盛唐破碎,山河飘零。

【恶人谷】 
 恶人谷人满为患,莫雨轻声对王遗风说:“谷中的兄弟把房子都让给了避难来的百姓…不能再放人进来了。”王遗风微哂:“……告诉弟兄们,带上兵器,出谷痛宰神策狗。”莫雨轻轻扬了扬眉。王遗风已经举步:“恶人谷就留给不会功夫的百姓住吧。长乐坊的百姓们交租子,可不是养孬种的。” 

【天策府】 
 天策将士被困谷中。是夜,军帐中,一个小兵悄声问老兵:“明日,曹将军一定能带咱们突围,是不?”“嗯。”“我就说,曹将军战无不胜!嘿嘿,等平了安禄山那孙子,俺就回家抱娃娃去。”“嗯。”忙着想家的年轻人不知道,老兵握紧的拳头在微微颤抖……20万精兵出国都,至成都不足百人。 

【藏剑山庄】 
 狼牙军从来没见过这么不要命的江湖人,他们眼中对名兵和钱财的贪婪,很快转变为对死亡的惶恐。藏剑弟子就面无表情地站在山庄门口,一批人倒下来,一批人就踩着同门的尸体往前冲。铸剑炉火光冲天——这天下最好的剑师,最终在炉火中获得了重生。 

【七秀坊】 
 安史之乱。掌门叶芷青浅笑着点燃了七秀坊。秀坊女子皆立于船头,望着熏天大火,缄默无言。萧白胭朗声道:“想嫁个好人家相夫教子的,自可离去。其他姐妹,随我赶赴长安,誓与大唐共存亡!”
——从此,世间再无七秀坊。 

【万花谷】 
 狼牙军像蝗虫一样涌进万花谷,带着贪婪的表情扑向三星望月。观星台顶,东方宇轩这跟僧一行下棋,他落下一个黑子,淡淡地说:“这个时辰,狼牙军都已入谷了。”僧一行会意。
——安史之乱,狼牙军欲夺万花机甲。万花谷主设计将其困于谷中,火烧万花…万花弟子287人,殁于此役。 

 年轻的医者面无表情地挡在狼牙军面前:“从我病人的面前滚开。”他身上的黑衣已经可以滴下血来,白皙的脸上也都是血点。可他站得笔直,拿笔的手稳得不可撼动:“谁也不许碰我的病人。”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撑几个时辰,他只知道,他不能倒下,帐子里,还有他的病人…… 

【纯阳宫】 
 血战三日之后,长安失守。被押到刑场上的纯阳道人,身上的道袍都染满鲜血。没有人哭泣,没有人惊惶,没有人哀求。道人们只是微微垂着眼帘,脸上挂着嘲讽的笑容。狼牙行刑官不知为何心中发寒:“尔等可有话讲?”一道人大笑:“焉需与孽畜费口舌!我纯阳宫,苍天不灭!”
 ——血花飞溅。 

【少林寺】 
 安史之乱,吐蕃僧逼上少林,天策府飞鸽传书求援。少林弟子跪在大雄宝殿之外。方丈说:“出家人不可妄动杀念。”寺中一片死寂。一个小和尚突然用力磕头,他手里攥着棍子,泪水划过侧脸,他说:“道悟今日……叛出少林!拜谢师门养育之恩!”
——佛祖守不住大唐的安宁,我来守! 

【唐家堡】 
 安史之乱,玄 宗身边出现了一只神秘的护卫队。狼牙军估不出护卫队准确的人数,只知道先锋军一次又一次铩羽而归。该护卫队身怀绝技,可以百步穿杨,藏踪匿影。就连玄宗的亲卫,犊诳诘不出队伍里总共有多少人。
世人只知道,安史之乱后,唐家堡内唯剩妇孺,再无男子……

【多年以后】 
 安史之乱平息,大唐盛世倾颓,节度使势大…… 
 多年之后,中原人已经不记得什么是天策府,什么是东都魂。大天策府的三百多英烈,就这样被历史的车轮碾压成粉尘。但倘若李承恩地下有知,倘若曹雪阳有言遗世,他们肯定会说:“不悔。” 
 朝代已经不是那个朝代,武林却好似还是那个武林……隐元会的天罡地煞谱几度变更,曾经令世人疯狂的正阳、飞雪、碎星,也早已被武林人遗忘。所以武林人更不会记得西湖边的那个藏剑山庄,不会记得山庄里那群跋扈却善良的年轻人。多年以后,已经没有人记得,剑冢里葬的是什么了…… 
 盛唐结束了,还有其他的盛世。永远有地方歌舞升平,永远有地方载着文人墨客的轻狂……只是多年之后,再也不会有一个七秀坊,再也不会有一群才貌双全的奇女子,再有不会有破釜沉舟保家卫国的绝决。世间女子千万千万,却唯有被遗忘的那些,是“七秀十三钗”。 
 机巧之术总是会在各个朝代体现他们的价值,琴棋书画也顽强地扎根在中原人的血脉里……只是多年以后,人们不晓得,长安城南那座大雪封山的谷,其实名叫万花谷。在那里,曾经生活着整个大唐最钟灵毓秀的一群人。在那里曾有一片花海,种着整个大唐的傲骨和气节……
 盛唐,佛道儒相互抗争相互融合。只是多年以后,人们只知道和尚口中的那句“阿弥陀佛”,而不知道人口中的“无量天尊”……所以,人们更不会知道,在华山上,曾经有那么一群嬉笑快意、参天知名的仙人,衣袂飘飘,满怀慈悲——又在国破之际手持长剑,让白袍染血!所谓仁义……  
 僧人,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僧人。寺院,无论在多久以后,都是寺院……只是多年以后的人们不知道,在寺院中曾经有这样一群还很年轻的男孩,他们拿着棍子走出寺门,用杀戮达成拯救。僧人有千千万,但是那些会羞涩地笑着的僧人,那些为救生灵判出佛门的僧人,再也不在。   
 后来的后来,人们还是很喜欢提起唐门。唐门的机关令人惊叹,唐门的奇毒令人胆寒。只是多年之后的江湖不晓得,那些把表情藏在面具里的唐门子弟,也会露出哀伤的表情。他们会安静地戴好机关匣,安静地去完成一个又一个任务,安静地祭奠亡友……杀手的死,不在历史的笔墨里。 

不知作者,抱歉

评论
热度(26)
  1. 杀死嘉图saya__长歌当哭 转载了此图片
    遗忘无可避免
  2. 谢晚亭saya__长歌当哭 转载了此图片
  3. saya__长歌当哭lost 转载了此图片
    叫我手贱选藏剑!叫我嘴贱让妹子选万花!

© 谢晚亭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