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头脑和不高兴。

【楚路】无题

*今日更新有感而发

诺诺说完就出去了,留下路明非和楚子航在屋内。

屋里,路明非和楚子航对坐无言。
路明非看着楚子航的眼睛,这双眼睛已经不再是曾经傲视全校的黄金瞳了,而楚子航22岁的身体里装着他15岁的灵魂。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其实路明非想说的很多——他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找到楚子航,虽然不是他熟悉的那个——他很想说师兄我找你找得好苦!你不知道,他们都说你是不存在的。他们一个个都这么说,我有时也会感觉是不是我才是有问题的那个。我满世界地找你,我怕得要死,我甚至去找你的妈妈,我一度以为你妈妈也不记得你了……可是这些话他觉得说出来也没有必要。
屋子里静得似乎能听到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
路明非知道楚子航怕他...

【源路】一个电话

*如标题,源稚生x路明非。来自龙族三下的脑洞。写于一个狂风呼啸并且还没有写完寒假作业的夜晚。

*很久没看龙族了,所以情节上难免会有疏漏。但这个脑洞很久以前就成型了,只是一直没有写出来,就趁着今晚想写就赶快写出来了。

能够有一个可以一同分担的人是好事,不论是分担痛苦还是喜悦。

上直升机之前源稚生看到的那些来自人间的渺小的喜悦和痛苦,正是他一直所向往的。

平凡、宁静、简单。

他看到的,无论是谁,身边都有人陪伴,都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至少他们看起来都不是很孤独的样子。

如今他身边已没有了可以倾诉、可以分担自己情绪的对象了。

没有樱,没有绘梨衣,没有老爹,没有……弟弟。

赴死前的源稚生很...

我觉得,几乎全书的人,都在帮路明非泡妞。

诺诺说,表白要大声,玫瑰、音乐是不可少的。

楚子航说,要是真有那么一天,橘子花洁白如雪,新娘的裙子也洁白如雪,你也要打爆那辆婚车的车轴,即使我不在你身边。

芬格尔拦截了恺撒的婚约申请书。

万博倩说,喜欢一个女孩子,就要去找她哦,她是不会在原地等你的。

在日本,恺撒对路明非说,我和楚子航一人卖了一个肾,赞助你泡妞!

在金色鸢尾花学院,芬格尔帮路明非把诺诺敲晕打包带走。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路明非的感情之路毫无进展。

搞得我都怀疑路明非是基佬了。

写作暗恋读作备胎。

芬格尔真是个暗恋苦手啊。

在火车站的时候,芬格尔陪他等延后的火车,睡长椅。

入学3E考试,芬格尔帮路明非作弊。

恺撒举办舞会,邀请了学生会全体成员,其中依然包括了路明非,因为他是S级,绝无仅有的S级!

不过,路明非屌丝一个,哪来的舞伴啊。最后居然是和芬格尔一起跳的舞,我勒个去。可是如果没有芬格尔,路明非也只有在一旁干站着,哪个更惨一些?

后来突然杀出一个小美女和路明非跳舞,于是芬格尔光荣地功成身退了。

路明非执行他第一个任务的时候,跟芬狗说,我觉得我是个废柴,我大概回不来了。然后芬狗就说好啊好啊那你把信用卡给我呗反正你也回不来就吃这最后的丰盛的晚餐厚厚厚。路明非又有些犹豫,按着芬格...

© 云生结 | Powered by LOFTER